格物致知 大病小治 (上)
——访新西兰中医名师韩晓南医生(上)

黎  杰   10/01/2011

 

说起韩晓南医生,(TCM Dr. Emily Han) 经过她治疗的

患者都喜欢用“神奇”

两个字来形容她。在开设大连中医诊所六年间,韩医生

几乎从未做过广告,她的患者都是靠亲友间相互介绍、

患者间口碑相传慕名而来。前不久,韩晓南医生被中国

百年中药老字号“世一堂”开设在奥克兰的中国药店聘

请为坐堂医生。带着好奇,近日记者在“世一堂”奥克兰

中国药店Newmarket分店对这位坐堂的“神奇”医生进行

了采访。

“中医是悟出来的”

韩晓南医生来自于中国辽宁省的大连市。受家族成员中

众多从事中医事业的亲属的影响,她从小就对中医抱有

浓厚的兴趣。在她的家族中,祖传4代的中医医术特别是

正骨术是以观察而不是讲授的方式传下来的,也就是说,

家人在治病时允许你在旁边观看,如果悟性高,在看中

就能学会;如果悟性不够,教也教不会。因此,韩医生说

,中医是悟出来的。

然而,在她高考那一年,本想学习中医的韩医生,

作为品学兼优的学生,却被保送到了当时最热门的专业

——就读于辽宁师范大学的生物工程专业。在长达

一年半的时间里,她在学校的全国重点实验室里做当时

非常流行的无性繁殖试验,令她感到这种生物技术

有背自然,与自己崇尚自然的天性格格不入。于是,大学毕业后,在很多同学都计划着奔赴美国的生物工程实验室时,她却选择回过头去学习自己割舍不下的中医。5年后,她从辽宁中医学院毕业,并有机会在大连中医院的针灸、皮肤及病房等多个部门工作,接触不同的患者, 还主动帮助出诊的专家抄写病历和药方,凭借着良好的悟性,耳濡目染中,她的中医业务得到了快速的提高。韩医生至今还表示,如果有人愿意让她在旁边观看怎样治病,她会很开心,因为从中会学到很多东西。

“做自己喜欢的事”

2001年,个性崇尚变化、自然的韩晓南医生移民到了新西兰。她发现新西兰安静、自然的环境非常适合自己,是理想的生活环境。当初学习中医只是作为一种爱好,并没想到要靠中医来吃饭,因此,移民新西兰的最初两年,她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工作, 却都不能令她有兴趣长久地做下去,这使得她很困惑,有一种在新西兰找不到自己位置的感觉,直到有一天,她偶然间遇到一位形同路人的Kiwi,在讲述了自己的苦恼后,这位Kiwi对她说:“你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这句话令她想了整整一个星期,最后她发现,中医才是自己的最爱。于是,她开始着手参加中医师的注册登记考试,联系加入新西兰注册中医师公会,并把在马来西亚开中医诊所的亲属也请来帮忙,2003年,她的大连中医诊所正式挂牌。今天回顾这一切,韩晓南医生言语中流露着满足,她表示,她可能一生都要感谢当初偶遇的那位Kiwi,是他的一句话,改变了自己的生活;而新西兰安静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也使得她能够真正静下心来,有时间阅读医学古籍, 认真琢磨每一个病例,对业务提高很快。她说,我是幸运的,中医既是我的职业,也是我的乐趣所在。

获称“神医”

韩晓南医生的大连中医诊所地处奥克兰西区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,如果不是慕名而来,一般患者很难走到她那里。她诊所的前面是一家治疗脚病的西医专家门诊。诊所开业不久,她的邻居、年逾80岁的林老太太就来到诊所坐坐。闲聊中,韩医生随便给她把了把脉,就说她腿有毛病。老人家什么也没说就走了。不久,林老太太脚趾溃烂,在预约了韩医生诊所前的那位西医脚病专家后,她顺便又来到了韩医生的诊所坐坐,并把她预约一周后看脚病的情况说给韩医生听。韩医生查看了她脚上的毛病后,随手递给她一小瓶自制的药水,让她回家涂抹。林老太太问,多少钱?韩医生说,不要钱,送给你。三天后,林老太太把剩余的药水送了回来,告诉韩医生涂抹了两天脚就好了,并已经取消了与西医的看病预约。之后林老太太就开始请韩医生治她腿疼的毛病。原来,林老太太一年半前腿部因骨折而手术,不敢上下楼,甚至连上路边道牙都发怵。于是,针灸加中药,并配合每天做一个动作,四个月后,老人家带着韩医生去逛奥克兰的food show,从上午10点一直走到下午4点半,中间只坐下来15分钟听一个食品讲座,几乎没休息。此后,林老太太大大小小的毛病都来找韩医生看,逢人便称韩医生为“神医”,还经常介绍患者来,至今她仍然像看望自己的女儿一样,每周来看望韩医生一次,而每次给自己的女儿买东西,也一定都有韩医生一份。

受聘为坐堂医生

韩晓南医生治病“神奇”的传闻,“世一堂”奥克兰中国药店的经理谢驰南先生也早有耳闻,但是,作为一家老字号的中药材批发零售店的经理,谢先生在中国大陆和新西兰从业多年,接触的中医师可谓无数,对于这种传闻他早已麻木,更何况他本身患有鼻炎和严重的的 头痛症,在中国也曾遍访中西名医,终未见效,因此,他最初对韩医生并未加在意,直到有一次,他的业务员回国度假两周 ,没有人去给韩医生诊所送订购的药材,他就抽空亲自去送货。第一次去送货,韩医生并不认识他,因此俩人也没多聊。由于患有鼻炎,谢先生说话时习惯于不停地吭哧鼻子,就在他准备离开时,韩医生说,小伙子,回去后每天用冷水洗洗鼻子,再 捏捏那里,你的病就会好一半。谢先生当时就想,她也不知道我是谁,我也没请她为我治病, 就告诉我怎么去做,病就会好一半,医德真好。

过了几天,他第二次去送货,这一次彼此认识了,谢先生就和韩医生聊起了他的头痛症。谢先生的头痛有近20年的历史,平均每两天要发作一次,周末休息时尤其不敢睡懒觉,到点必须起床,否则头痛就会发作。20年来,虽遍访中西名医,结果每天还是强力止痛片不敢离手,因此他已经放弃了治疗。韩医生在给他做了检查后,认定他是由于颈椎错位压迫神经导致的头痛,并表示可以治愈。谢先生将信将疑,韩医生就为他做了一次正骨推拿,说我不给你治,你每天低头两分钟,头疼时再来找我。结果此后他的头痛一共发作了两次,一次由韩医生推拿一下就好了,另一次他在家中服用了止痛药。就这样,近20年的老毛病,没吃药,也没针灸,仅仅推拿了两次,外加每天低头两分钟,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,就治愈了七成,周末也敢睡个懒觉了。谢先生感慨地说,韩医生用最简单、最经济的办法就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疾病,她治病的方法和理念打破了我对中医及中医师的许多看法,很多患者称她为“神医”,果然名不虚传。为此,他决定聘请韩医生来店坐堂。然而,这一过程可谓“三顾茅庐”,他甚至找到韩医生的丈夫,最终还是谢先生的真诚打动了韩医生的丈夫,他说服韩医生接受了邀请,于去年10月正式成为“世一堂”奥克兰中国药店Newmarket分店的坐堂医生。

至于“神医”之称,韩医生笑称自己只不过是与大多数的医生“打法不同”。她把自己的“打法”归结为一句话,就是用古法治病, 即沿袭古代中医治病的方法,既快又简单有效。

先议病,后用药

韩医生说,古代中医治病的特点之一就是“先议病,后用药”,即首先探讨病因病情,看患者是怎么得的病,疾病是怎样的表现,然后寻求根治的办法。这个“药”可以是中药,也可以是针灸、推拿、气功、饮食起居调节及锻炼等各种治病手段。她通常在对患者的询问中,就在头脑中把患者的病“议”好了,而且常常问得患者心服口服。

一次,韩医生认识的陈女士为其它的事情打来电话,在电话里陈女士咳嗽得非常厉害,几乎无法讲话,韩医生就问她为什么会如此严重地咳嗽。陈女士说,别问了,已经是24年的老毛病了。韩医生说,那我问你两个问题,是不是咳嗽的时候嗓子发痒?陈女士说,对,就像有无数的鹅毛在嗓子里;韩医生又问,是不是多年前得过一次重感冒?陈女士说,是,多年前乘火车睡觉时,车窗开着,下了火车就大病一场,发高烧,重感冒,咳嗽了两个月,从那以后一感冒就咳嗽,一咳嗽就是两个月,咳嗽的时候话都说不出来。韩医生说,你来吧,我给你治好。陈女士说,我本来不相信,就冲你问的这两个问题我就去找你。陈女士后来说,我也认为我的病与以前的重感冒有关,因为是从那以后就有的。但是我和所有看过的医生讲这件事,他们都说没关系,就你问我这么一句。而韩医生在电话里根据她干咳的声音和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特点,并通过询问那两个问题就判定她的病因是当年感冒时的寒气未除,每次感冒时就会里应外合地发作。韩医生告诉她,吃下20付药就会好,结果10付之后陈女士就痊愈了。此后,陈女士家人都来找韩医生看病,后来他们全家移民到了美国,去年她的丈夫从美国来新西兰,还不忘来找韩医生调理身体。

小方治大病

去年9月,韩晓南医生回中国大连探亲,一位朋友的15岁的女儿患有皮肤病近一年,脸上除了鼻尖,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看上去就像块红肉一样,脖子、手腕也是红红的,女孩晚上痒得难以入睡。朋友已经带孩子中西医看遍,吃药无数,也不见效,正准备带孩子去北京就诊。韩医生在给女孩把脉后认定女她是内在风热病在皮肤上的表现。她只给开了两味药,并且口感还是甜甜的,服药当晚女孩就不痒了,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老师见了都说她的脸变白了。到韩医生返回新西兰时的前后三周时间了,女孩的皮肤已经完全恢复正常,而三周的药钱 加起来还不足人民币100元。

韩医生说,古代真正的中医看病,也就是自家附近有什么药就用什么,方法简单,因此,她开的药方都比较小,一付药通常不超过10味、100克,有时一两味药也可以根治患者的疾病。对此,“世一堂”奥克兰中国药店的经理谢驰南也深有体会。

谢先生65岁的母亲去年31日从北京来到奥克兰,在飞机上的一晚就没睡好觉,在和儿子、女儿及孙女团圆后既高兴又有些兴奋,当晚又没太睡好觉。老人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,来时匆忙,平时服用的药都忘记带来,因此,到了奥克兰后就没再服药。全家热热闹闹地过了新年,2日下午,老人送走回自己家的女儿后,刚哄小孙女玩一会儿,就突然感到头晕,跌跌撞撞地回到卧室躺下。这时谢先生犹豫是否应叫救护车,他想起了韩医生,就打电话到她家。韩医生在电话里简单地询问了一下病情后,撂下电话,半个小时内就驱车赶到了谢先生家中。韩医生为患者测量血压显示患者的血压很高,她即采用刺血疗法,在老人的手指上放了血,同时又在手背和脚面扎了几针,很快,老人就缓了过来,眼睛也睁开了,并 表示头不疼了。韩医生又将带来的桂皮交给谢先生,嘱咐他煎汤给患者喝,连服几天,患者就会恢复过来。结果第二天老人就没事一样起来活动了。韩医生说,患者的情况其实很危险,是脑出血的前兆,如果不及时治疗,就很可能发展成为脑出血。中医可以在未出血之前治疗,从而预防出血,而同样情况西医只能观察,直到出血才会救治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谢先生深有感触地说:“如此严重的疾病,韩医生可以用很简单的方法来治。桂皮是家家厨房都有、在超市就可以买到的,她治病的方式甚至不需要用药。她不是一个下重药的医生,从经济效益的角度来说,请她来坐堂,并不是一个明知之举,但是,她增添了我们世一堂的声誉,经她治疗的患者都认为世一堂有位好医生,而且她的医术和医德与世一堂百年老字号‘治病救人’的宗旨相吻合。”

奥克兰|好中医|皮肤病 糖尿病 癌症 心脏病 自身免疫疾病 北京同仁堂专家:韩晓南中医师 中药 针灸
奥克兰|好中医|皮肤病 糖尿病 癌症 心脏病 自身免疫疾病 北京同仁堂专家:韩晓南中医师 中药 针灸
奥克兰|好中医|皮肤病 糖尿病 癌症 心脏病 自身免疫疾病 北京同仁堂专家:韩晓南中医师 中药 针灸